购物车 | 会员中心 | 网站导航 | 帮助
 收件人昵称:
 
 常用消息
    
展讯   |   收藏   |   收藏研究   |   金石碑帖   |   推介   |   访谈   |   收藏故事   |   读后感想   |   文化长廊

纪念陈半丁诞辰140周年艺术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展
发布时间:2016-11-12 13:54:22  文章来源:新浪收藏   浏览次数:903

  在20世纪的中国绘画史中,有这样一位老人,嗜爱书画入骨,一生画笔不辍,生前与齐白石并称,将“海派”艺术播撒至北京画坛之中,成为“京派”乃至京津画坛代表人物之一;生后却相对落寞,被人称为“半丁老人”。他就是陈半丁先生。

  时值陈半丁先生诞辰140周年,由中国美术馆、北京画院、中央文史研究馆共同主办,绍兴市人民政府、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陈半丁纪念馆协办的“此中有真趣——纪念陈半丁诞辰140周年艺术展”11月11日在中国美术馆开展。

  中国美术馆以三个展厅展出精选而出的陈半丁先生在花卉、翎毛、人物、山水、书法、篆刻等多艺术门类的代表作。被称为“中国美术第一墙”的圆厅弧形墙悬挂着陈半丁先生《百花齐放》等巨幅中国画作品,展示出其作为20世纪中期北京画坛的领军人物雄心与气概。两侧展厅呈现陈半丁先生94年人生铸就的艺术精品,经典唯美,大批观众驻足留影,欣赏赞叹之声不绝于耳。

  据悉,此次展览获得了来自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博物馆、北京画院、荣宝斋、陈半丁纪念馆等多家单位的大力支持,许多展出作品均为首次展出,特别是故宫博物院借展的18幅陈半丁艺术精品属从未公开过的作品。诸单位的支持使得“纪念陈半丁诞辰140周年艺术展”意义非凡。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表示,随着历史的发展,当我们带着传统文化复兴的使命重新审视半丁老人的生后落寞,倍加关注。适逢其诞辰140周年,中国美术馆以此契机联合北京画院、故宫博物院、中央文史研究馆举办“此中有真趣——纪念陈半丁诞辰140周年艺术展”,体现了当今艺术界和学术界对陈半丁先生的崇高敬意和对他艺术人生的深切怀念。“此次展览是陈半丁先生作品首次在国家美术馆平台上的整体展示,也是其一生艺术佳作在公众面前的一次集中亮相。我们希望藉此让广大观众进一步了解陈半丁先生卓越的艺术成就,重新认识陈半丁先生对于北京画坛乃至全国画坛的重要影响力,并推动学术界对于陈半丁艺术的再研究、再认识,在中国画繁荣发展的当下,重新审视中国传统艺术的魅力。”

  陈半丁先生原名陈年,1876年出生于文风浓郁、名家辈出的浙江绍兴。早年赴上海谋生并拜师学艺,师从“海派”名家吴昌硕,又得任伯年、蒲华等人指导;1906年,受金城之邀,以吴昌硕大弟子和“海派”后继者的身份来到北京,成为清末民初“南风北渐”的重要人物。在此期间,深入研习明清以来的写意传统,博采众家之长;并参加各种画会,任教于多所高校,与北京画坛同仁开创出“京派”绘画的鼎盛局面,成为其中的中坚人物。在战争年代,他始终站在正义的一方,刻印“强其骨”、“不使孽钱”、“只见江山不见人”等以明其志,足可见文人风骨与君子风范。新中国成立后,陈半丁更将全部精力投入到新中国文艺发展事业中,以突出的艺术担当,为中国绘画传统的延继大声疾呼,为中国画组织机构建设上下奔走,在北京乃至全国画坛都享有威望。

  陈半丁先生多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礼遇。不仅为人民大会堂、国务院、钓鱼台国宾馆等中央单位创作了一批具有昂扬时代精神的巨作,更带领在京画家为世界和平奖合作绘制《和平颂》等,以艺术的形象和手法展现出新中国的蓬勃发展;同时,他与叶恭绰共同提议成立北京中国画院(即今天的北京画院),在任职副院长期间,关心同仁,维护传统文化价值,展开响应时代主题的新探索,成为白石老人去世后北京画坛最有影响力的画家。然而,“文革”伊始,由于其性格上的刚直不阿和敢言真话的书生意气,遭遇到一系列的冲击与迫害,于1970年含冤病逝。1979年得以平反昭雪。

  本次展览以陈半丁一印文“此中有真趣”为题,以凸显他对艺术的一片丹心,以及在探求艺术真理道路上的执着与坚持。展览较为系统地梳理了陈半丁先生的艺术谱系,彰显其在承继中华艺术传统方面所取得的突出艺术成就。展览中诸标题多取自陈半丁先生自作印章的印文,使观众在欣赏其书、画、印作品的过程中,似与之对话,在陈半丁先生亲自引领下,阅览他广博而精深的艺术世界,在古今交汇间,探得中国传统艺术在当代的延继与发展。

  展览举办之际,陈半丁先生亲属向国家捐赠了一批陈半丁艺术作品,由中国美术馆永久收藏。尤为珍贵的是,陈半丁手书自传以及其给双胞弟弟的信札也在此次捐赠范畴之内,它们带着艺术家的情怀与时代的气息享有厚重的历史价值、学术价值和艺术价值,弥足珍贵。

  吴为山表示,这些作品历经种种磨难、穿越岁月的洗礼得以保存至今,如今得以入藏国家美术殿堂,体现了亲属对国家美术收藏事业的支持与奉献,也是半丁老人毕生坚持推动中国美术发展之意愿的延续。相信,这些作品必将在陈半丁艺术和20世纪中国美术的研究与传播上发挥更大的价值。